Up阿扑

日常缓慢码字w

“渴望成为将温暖笔触落在纸上的人”
缓慢吞食电影和美剧

产粮: 德哈

【德哈/HP】Become A Vampire 7

*前文:1  2  3  4  5  6

* 狼人/吸血鬼设定   短篇连载  架空  望食用愉快w


7.

在推开礼堂大厅门的时候,哈利犹豫了一下。

 

“我们确定要直接进去吗?”

“那,你想怎么样呢?”德拉科低头看着哈利,认真地说。

“我们从别的地方悄悄进去吧,别弄出那么多骚动——”哈利推了一下眼镜,有点心虚。

“没事。”德拉科一把拽住了哈利,直接推开了门。

 

他们回来的时候正好是霍格沃兹的晚餐时间,长桌上摆放满是丰盛的食物。

学生们聚集在礼堂用餐,稀稀疏疏的谈论着一天发生的趣闻或是不悦。

 

当门开的时候,学生们并没有在意,刚开始大家只是顺其自然的认为是费尔奇从外面回来。

德拉科拉着哈利的胳膊走了一半距离的时候,忽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餐桌上一下子响起了不约而同的交头接耳——谈论救世主以及传闻中被他所谋害的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想要挣脱德拉科的手,却被反抗力禁锢。他就那么不情不愿的穿过两边的人群,穿过闲言碎语。

德拉科带着他一直走到了大厅的前端,那里是教师们经常讲话的地方,然后才把手松开。


他一站上去,下面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好像都在等着看热闹,仿佛说不定什么时候德拉科就会公开“处决”了哈利。

 

哈利此时整个人都是慌张的。

他不明白德拉科要干什么,他不知所措的站在大厅前面,站在所有人的眼神下。

他甚至渴望能在格兰芬多长桌那边找到罗恩和赫敏来寻求帮助,然而不幸的是,在他慌乱中用眼扫过的好多地方都没有他们两人的身影。

 

“听说我病了的那段时间,有人说,是他害了我?”德拉科开口了,从他的声调里听不出任何感情,可以说是用一种冷漠的语气在大家面前宣讲。

哈利站在他身边,感受到从身边传来了一种压抑。

 

“我想澄清的是,是我自己愿意挡在他前面的。” 德拉科抬高了声调——“没有人质疑吧?”

 

学生们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德拉科说出的这句话里,伴随的还有一阵强大的压迫的气氛。他们觉得这种气氛像是礼堂大厅的所有氧气都被德拉科抽干了一样,只剩下令人窒息的气体盘旋在他们周围,吸入他们的身体,渗透他们的血液。

这种感觉,是一种不安全的冰冷。

他们甚至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德拉科。

 

这种奇怪的状态持续了半分钟,在这短暂的时常里,哈利并没有受到这种气氛的波及。

他震惊地看着德拉科对学生们做的事情,他不愿去相信,德拉科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能力,怎么可能会控制别人的思维?

他开始害怕起来,一阵阵恐惧从心里翻江倒海的扑上脑海。

 

德拉科好像是察觉到了哈利的异样,扭头对着他温柔地笑了笑,伸出手冲着哈利的头过去,却又停在半空。

 

哈利看着那只手先是接近,又停下,颤抖了一下又攥紧快速收回。

 

德拉科转身逃跑一样的消失在哈利面前。

突然地,大厅里充满了学生们干咳和议论的声音。


Tbc.

【德哈/HP】Become A Vampire

*前文:1  2  3  4  5

* 狼人/吸血鬼设定   短篇连载  架空  望食用愉快w


6.

“你知道吗?我现在能听到你的心跳;我知道你在紧张;我能察觉出你血脉流淌迸发出的热烈兴奋——”

 

德拉科此时就在哈利的面前,离他不到一拳的距离。

要知道,他们从认识以来,算上小时候扭打在一起那些可以称得上为“决斗”的时候,也没有如此接近过。

当下,德拉科就在哈利面前。

 

哈利感觉自己的身体上方爬着无数密密麻麻想要侵入的蚂蚁,那些细小的足让自己的皮肤每一寸都发麻,都敏感至极。

他们两个甚至像是呼吸着彼此的呼吸。

 

德拉科的声音此时变得比平时更加忧郁而又充满暗沉。他喑哑的喉管里发出的声音催生出一种令人紧张的气氛。

哈利的心跳更加快速了,他能在自己的耳朵里听到耳后那些纤细的血管运输血液的声音,“哗哗”的声和飞流直下的瀑布或是化解一冬上冻的冰雪后的河流一样。

 

“你怎么...怎么会这样?”哈利发现自己竟还没有失去语言功能。

“不用替我担心,我觉得我拥有这样的能力真的很好——能听到你的一切。”德拉科微不可见的笑了一下。“我是在进化。”

 

哈利不知道到底是这么亲近的距离让自己产生了眩晕感,还是德拉科说出的这些话让他产生了恐惧感。

总之,现在的他想要一下子冲出房间,去呼吸外面冷冽的空气,去感受雪花落在身上的柔软和冰凉。

 

“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学校了。”

德拉科在他面前停留了之后又退后了几步,保持着两个人心里都觉得适宜且安全的距离。这个举动让哈利更加感到震惊。难道德拉科甚至变得能听到别人的思想?哈利无端地猜想。

 

在此之后,德拉科引领他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你要去哪?”马尔福站在房间门口厉声问。

“我觉得此时我应该在学校不是吗,父亲?”德拉科只是轻瞥了一下自己的父亲,举止毫无话里那些尊重可言的,眼神一直盯着哈利。

马尔福觉得自己的气场在被一点点压制,那些从自己儿子身上发出来的黑暗的如无底洞一样的强烈压力让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没有任何余地再说出其它的话。

“我把沉默当成默认了——”马尔福见到了突然直视自己的儿子,他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

 

在哈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德拉科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经过压缩变形的隧道,他们站在了霍格沃兹的大门口。

几只夜骑因为他们两个的突然出现而吓了一跳,抬起头惶恐的张望。

德拉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校服,除了没有那根标志性的斯莱特林领带,他没有系衬衣的第一颗扣子,而是敞开着,露出颈线和苍白的锁骨。

 

“我们进去吧哈利,你已经翘了很多节课了。”德拉科往前走,用魔杖竟然就打开了学校的大门。

“你叫我什么?”哈利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难以置信。

 

“我是说——波特先生,你要迟到了。”

 

在这句话里,终于让哈利感受到一点过去德拉科马尔福的影子,那个戏谑着嘲笑哈利的影子。尽管哪怕是只有这么一点,都让哈利放心。

可能他还没有完全恢复,精神创伤让他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一定不会是什么变成了吸血鬼。哈利这么想着,跟着前面的步伐走进校园。

 

Tbc.

————

忽然就200fo了,如果你有什么想看的,可以私信给我或是直接评论在下面。

有你能看我的文字,真好。

爱你们呀!


【德哈/HP】Become A Vampire

 * 前文:1  2  3  4

* 狼人/吸血鬼设定   短篇连载  架空  望食用愉快w


5.

哈利扭曲的脸庞映在马尔福布满血丝的眼里,马尔福当下似乎很享受哈利的震惊,那种震惊在他脑海中当成了一种面临死亡时的畏惧,殊不知哈利是因为德拉科变成了吸血鬼这件事才如此震惊,导致整个人都不知所措,深感怀疑。

 

在明暗里站着的两个人对峙着,突然,一种声响打破了空气里凝结成固态的针锋相对。

 

“父亲。”

德拉科的声音突然飘进大厅,不大不小的声调让哈利感到一阵放心。起码,已经见到他还好。哈利这么想。

 

德拉科从环形的楼梯上走下来,黑色暗纹衬衣外面披裹的,是一件貂绒睡袍。

“能不能把他交给我?”

德拉科用一种包含着复杂感情的目光看着他父亲。

 

马尔福从未想过他有一天竟然会从儿子的眼睛里看到威胁。

那是一种德拉科从小至今都不会展现出来的表情——冰冷且难以抗拒的威胁。

这种威胁的目光和他周围散发出来的气势,像极了护住自己食物或是亲眷的野兽。

马尔福吓了一跳。

 

在马尔福愣神的时候,哈利已经被松了束缚,走在了德拉科身后。

德拉科把哈利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初进门的时候,哈利环顾了一下房间的构造。

房间像是一个凸出的半圆形,整个东边的侧壁是书柜以及放置摆设物品的高大立柜。金色支架撑着华丽的暗色床,放置在整个屋内最黑暗但又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巨大的落地窗被长至地面的厚窗帘掩盖。

真的很符合一个标准斯莱特林啊。哈利暗暗想。

 

在随便观看的时候,哈利的注意力停留在了立柜上的一层。

这一层与别的不太一样,别层均按照一定位置摆放着昂贵的装饰品,而这层却空空如也,只放了一枚小小的金色飞贼。

小小的物件被孤单的单独摆放在一层上,与其他物件格格不入。

 

“我以为你不会这么快就来。”

注视着哈利动作的德拉科忽然打断哈利的观赏,

哈利收回了目光,开始看着德拉科。

他忽然觉得眼前的人似乎变了,变得具有一种神秘的气息,仿佛是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察觉和掌握清楚。

 

“我想道谢——那天你挡在我前面...听马尔福说,你发生了变化...”

“你想说吸血鬼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吧?”

哈利没有直视德拉科,用余光看着他走到窗口,掀起一点窗帘,光立刻充斥了安静的房间。

 

“你不用紧张。”

德拉科突然开口。

 

哈利震惊地看着他,从一进屋开始,这个屋里都充盈着德拉科的气味,阴暗的房间让哈利不知觉的感觉压抑,怀着抱歉的心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哈利的心脏快要爆炸的跳动,思绪飞荧盘旋纠缠在脑海。

 

“你怎么知道我在紧张?”

“自从那天起,我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你懂的,一些奇妙的无法解释的变化——”

德拉科在一步一步靠近哈利。


“变得对微小的事情特别敏感......”

他俯下身,周围的空气都忽然同平静的水荡漾起层层波澜,洋溢至脑海。

“比如,我能听到你的心跳。”

 

哈利眼前看到的是德拉科灰色的瞳孔和面部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耳边是他说话的平缓语调,鼻尖能嗅到的是他散发出来的独特气味。

 

像是夜晚松林里树枝散发出的清冽味道。

 

Tbc.


【德哈/HP】Become A Vampire 4

* 前文:1  2  3

* 狼人/吸血鬼设定  甜  短篇连载  架空  望食用愉快w


4.

在刚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哈利忽然拉住罗恩,“我要去马尔福庄园!”

“哈利你疯了?马尔福刚才都想直接要了你的命,你要自己去送死吗?”罗恩瞪大眼睛质问。“再说了,你人在学校怎么去?”

“我要去。”哈利的语气突然坚定起来。

 

罗恩放下手不再搀扶哈利,他停下脚步注视着自己的好朋友。

“德拉科马尔福给你下药了吗?为什么非要去看他?”

哈利看着他,然后艰难地向前继续走。

“他救了我。”

“他救了你?你别开玩笑了!那家伙那么胆小,有什么事自己先跑,这不就是他们斯莱特林的特质吗?哈利你是不是记忆错乱了?”罗恩赶快过去扶着他。

 

哈利不再说话,他坚定自己记忆里一清二楚的那个在黑暗中扑出来挡在自己前面的身影。他记得那句情急之下嘶吼出来的“快跑”,他记得挡在他前面的那个人抵抗外物时喷出来的滚烫血液,他记得在满月下的情急中的微弱安全感。

 

所有的记忆如此真实又刻骨铭心,怎么会有假。

 

哈利执意要去的性子,罗恩深知是拦不住。在哈利穿着隐形斗篷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答应帮助哈利离开霍格沃兹,并答应帮他盯着费尔奇。

 

 

当下,哈利站在马尔福庄园,远远的看着它。

青黑色的天空,星星点点的白雪从一块块笼罩着地面的云里钻出来,庄园显得格外冷峻,阴郁的同哈利的心境相似。刚才他一味执着地不顾罗恩阻拦一定要到马尔福庄园看德拉科这种心情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纠结,是一种担忧和畏惧。

 

哈利甚至开始想要转头返回霍格沃兹,现在回去,或许还没有察觉到他无故在教学时间内离开校园。

 

他失身不知所措的来回走动。

突然,他好像是触动了某种用来防御的魔法,两个家养小精灵忽然出现在哈利面前。他们在哈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打了一个响指,他就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哈利觉得自己的手脚被隐形的能量束缚着,被空气压缩着不能动弹,更不用提掏出魔杖,他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了。

 

两个小家伙用魔法让哈利飘在空中,跟着他们一起走向庄园大门。

“主人,这个人要闯进庄园!”

他们毕恭毕敬,对着正站在大厅烛光的阴暗面里的马尔福说。

 

哈利此时正以一种非常不舒服的姿势漂浮在半空中,身体依旧是没有知觉的状态。他艰难的扭动自己的脖子,直视着站在黑暗里的马尔福。他看不到马尔福的脸,却已经能猜到马尔福此时的心情——恐怕他现在就想把我杀了吧?

哈利这么想着。

 

马尔福讥笑着兴奋,浑身的皮肉都开始抖动起来,他从来没感觉到自己能如此的兴奋。他开始用高昂的声调彰显自己的激动,一边说一边靠近哈利 “看看,看看是谁来了?没想到啊,哈利波特竟然来光顾寒舍——真是...”

马尔福突然走到哈利面前,贴近他的脸,表情狰狞的让哈利想到了捕食的蛇。

“真是莫大的荣幸!”

 

哈利没有办法说话,自己此时是气急败坏却无力反驳的。

 

“你知道吗?德拉科现在是生不如死,人不是人鬼不是鬼!”

马尔福大声的冲着哈利咆哮,震耳欲聋的怒吼在空荡荡的大厅徘徊,遇震碎整个房间的所有珍贵陶瓷摆饰和玻璃。

 

马尔福后退了几步,身上的袍子快速地掀起一阵风。他举起手杖胡乱的点,好像哈利现在是空气,自己能击中他一样。

“德拉科他竟然变成了一个狼人!一个吸血鬼!”

 

马尔福的声音撞进了哈利的耳蜗,又从耳蜗传导向神经和大脑。他睁大了眼睛,好像能通过视力辨别出面前的人是否在欺骗着自己。

他挡在我前面——被那些怪物咬伤,就...就变成了吸血鬼?

 

Tbc.


【德哈/HP】Become A Vampire 3

* 前文:1  2

* 狼人/吸血鬼设定  甜  短篇连载  架空  望食用愉快w


3.

谣言一旦在学校传起来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无论事情原本是什么样的,经过一传十十传百,整件事情都会发酵、变质,腐烂成一种听者想听到的结果,变成一种堂而皇之且众人都喜闻乐见的饭后娱乐。

 

哈利不是第一次经历整个校园里的谣言了,但当他和罗恩一起走在长廊里的时候,那些谈笑的戛然而止,那些突然投射到自己身上的一双双眼睛,还是让哈利觉得不太舒服。

 

“哈利,我觉得你应该多休息,暂时不要下床!”

罗恩犹豫再三,在长廊和塔楼的拐角处选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拉住了哈利。

“你不让我去校医院,我至少要去邓布利多那里。”

“...好,我陪你去。”

罗恩再没什么理由可以阻止,在去的路上只是暗暗后悔没有带上赫敏——毕竟赫敏看问题更全面一些。

 

当他们刚走到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就听到里面传出来怒吼一样的质问。

“他怎么会这样!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邓布利多你管理的学校可真好呀,竟然会让学生半夜去禁林!我要把他带回去治疗!”

 

罗恩脑海里已经有马尔福高高在上,用他那令人厌烦的手杖直指邓布利多的脸。他立马快速拉住哈利的胳膊,生怕哈利自己冲进去辩解一通,也想示意哈利他们应该赶快离开。

可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马尔福的言辞越说越激烈,吸引着哈利执着的站在那里听,希望能听到一些有关德拉科的消息。

里面的情况他们无从得知。这时候,罗恩只能一直拉着哈利,确保他不会离开自己的视线,去做一些冲动出格的事。

 

“...如果不是你们监管不当,怎么会出这种事!德拉科还有重要的使命要去做!现在可好,都是因为你们!我还听说,都是因为波特!德拉科他本来可以有逃的时间!怎么波特就没有受伤?这是不是...”

马尔福一字一句蹦出的话没有停顿的,流畅的像是洪流涌出来。

 

听到这里,哈利用力推开了拦住自己的罗恩,想要为自己辩解的情绪呼之欲出。

他气急败坏到脸都是胀红,颤抖着冲着办公室关闭的门大喊:“我没有做任何事情!”


这句话之后,是一阵沉默,然后门忽然打开,马尔福从里面愤恨的走出来。

“你怎么敢出现在这?”马尔福一把拽住了哈利的领子,把他生硬地抵在石壁上,用力的像是想直接把哈利嵌在墙上。

“德拉科要不是因为你,不可能出事——”

哈利只感受到来自背后的火辣辣的疼痛,一瞬间和冰凉的石壁碰撞,他的怒气更加强烈。他直视着马尔福的眼睛,毫无畏惧之意。

“我没有做任何事情。”

 

马尔福气急败坏的直接用力掐住了哈利的脖子。

顿时,哈利觉得自己呼吸受阻,喉管在禁锢紧缩里勉强想得到空气却也无济于事。他艰难地想要张嘴辩解,可疼痛换来的只有眼角不由挤出来的泪,话语也只剩下嘴巴空腔里干枯的闷哼。

 

“我希望你注意你的身份。”

邓布利多举起魔杖直指马尔福,听上去平静的语气里藏着威胁和不安全。

听到这样的话,马尔福瞪了一眼邓布利多,又靠近哈利,双方汹涌的怒气相撞。

“小子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说完,他压着自己的怒气不满,放开了哈利,转身离开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风。罗恩赶紧跑上前扶着哈利,上下打量看他有没有受伤。

 

“你醒了,哈利。”邓布利多柔和的把他们两人引进自己的办公室。

“我想去看看德拉科。”哈利一边揉着脖子,一边艰难地说出自己的诉求。

“我想你可能做不到,孩子。德拉科已经被送回马尔福庄园医治。”

“他还好吗?他究竟怎么样了?”哈利迫切的想知道,慌忙里拉住了邓布利多的手,渴求从那双一直给他带来温暖的手上得到一些慰藉。

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极尽平和的说,“孩子,你现在去休息一下吧。”然后看了看罗恩,罗恩立刻会意,轻轻地带着哈利走出了办公室。

 

在刚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哈利忽然拉住罗恩。

“我要去马尔福庄园!”

 

Tbc.


【德哈/HP】Become A Vampire 2

 * 前文:1

* 狼人/吸血鬼设定  甜  短篇连载  架空  望食用愉快w


2.

“没想到竟然又和一年级一样!”

哈利听到身边响起了愤愤地声音,然后是一阵黄色暖光。他认出来,那是德拉科在他旁边前行,暖光是他手里拿着的提灯发出的光线。

 

我怎么在这里?

哈利惊讶的转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的树林,眼前正对着的是与禁林交界的高矮不一的草丛。

黑暗里,那片草丛被风吹动的飒飒作响,掩盖了即将到来的攻击者的脚步。

 

“快离开!”哈利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他想这么大叫出声提醒身旁的人,却完全无济于事。

他不能够做任何事情,只能任凭它进行下去。

 

突然,几个黑影从草丛中扑出,庞大的身躯像是乌云盖过了所有光,直直地冲向丛林边两个孤立无援的肉体。

没有任何征兆的,他们周遭忽然充满了野兽的嚎叫,像是狼,又像是其他什么更加凶猛的动物,令人无从判断。匆忙中的人更无法判断那边是更加安全的立身之地,只能凭借着感觉逃窜。

 

哈利忽然觉得自己无法动弹,定格在原地——

他看到了一个身影扑了出来挡在了自己面前,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举起魔杖的时候。

 

“快跑!”

哈利看到德拉科的背影在自己面前矗立,嘶吼的声音似将冲破耳鼓。

 

 

哈利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在宿舍的床上,熟悉的环境让他顿时放下心来。

“是梦...”

 

哈利满脸生出的滚烫汗水随着直立起的身体而向下滚动,滑落到暗红色的被子上,浸出一滩深色的圆。

他用颤抖着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手掌纹的缝隙里钻出了液体。他眼前的景致虽然已经安全,可耳边却还是刚刚梦里那种猛烈萧瑟的风、残忍野兽的吼叫以及那句黑暗里如同光明忽然照耀黑暗铿锵有力的——“快跑”。

 

不知道缘由的,他的泪无法控制的掉落。

 

“哈利,你没事吧?”

罗恩看到起来的哈利,立马跑到床边蹲下来问。

“马尔福怎么样?”哈利惊慌地看着罗恩。

“他在校医院,听说庞弗雷夫人已经为他治疗,好像上午的时候他醒了一次就又昏过去了。”

“我睡了多久?我要去看看他!”

哈利急迫的翻开被子准备下床,被罗恩一把拦下来。

“你睡了两天!但是哈利——你不能去看他!老马尔福来了!”

“他来了又怎么样?”哈利疑惑的看着罗恩。

罗恩低下头避开了与哈利的直视,压低声音,一副不太想说出来的样子吞吞吐吐。

“现在全校都在传,德拉科马尔福醒不过来都是因为你,是你召集了狼人准备谋杀他——”

 

Tbc.


【德哈/HP】Become A Vampire

* 正主发糖怎么能没有我的贺文!
* 狼人/吸血鬼设定  甜文  短篇连载
* 望食用愉快w

1.
“快!快点!把马尔福放在床上——”

海格大声叫喊着,他高大的怀里抱着一个残破的身体,衣衫已经被暗色的血红浸染的看不出原形,血腥的气味在学校的走廊里播撒开来。

哈利在后面急匆匆地跑着跟上海格,胸前也是血迹斑斑的一片狼藉。
他仓皇的攥着两根魔杖,另一只手勉勉强强地拉着受伤的躯体,发抖着却没有松开的意思。

“庞弗雷夫人!”哈利的喊叫声在校医院循环,他不知道自己叫了多少次,最后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喉咙和口腔里都充斥着一些血液的味道。

哈利一路走到校医院的声音吵醒了在深夜里睡眠的大部分学生,他们都下了床,好奇的走出宿舍想一探究竟。

海格把德拉科放在庞弗雷夫人的床上时,尽力让粗壮的手臂动作温柔一些,害怕再有多余的动作可能会对伤者造成什么更严重的伤害。

“好了,留下他就行,你们都给我出去!”庞弗雷夫人拽着帘子把海格和哈利都隔离在外。

看着帘子在眼前快速拉上,哈利大喘着粗气,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他看到了躺在床上那个可怜的像年代久远破碎的布偶一样的德拉科。他不由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不停地发冷颤。
“他要救我…被攻击了…”
哈利喃喃自语,脑海里刚才恐怖的画面重复回放,昏暗的森林,凶狠的獠牙疯狂扑上来。有一刹那,他甚至觉得眼前一片血红就会昏死过去。

一阵骚动里,邓布利多以及其他几名老师从看热闹的学生里走出来。
邓布利多走到哈利面前,蹲下来搀扶着身体冰凉的哈利。
“孩子,我想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利抓住了邓布利多的手,一股温暖传向他,让他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安全感。

哈利忘记自己是怎么在学生包围的大厅走出来的,他只记得,从校医院到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那段路上,有清冷的风灌进他的脖颈,吹着他因为血渍而僵硬的衣衫以及发抖的身体。

“哈利,你能跟我讲讲发生了什么吗?”
邓布利多递给哈利的柠檬姜茶给了他一些传递到身体各个部位的暖意。
“我们…我们受处罚帮助海格修禁林那边的围栏,那时海格离开拿更多的工具,忽然从禁林传来狼叫——”
“狼?”
“是狼人!然后他们突然冲过来…马尔福挡在我前面,直到海格过来…”

邓布利多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屋里的暖意让哈利觉得他的身体不再那么剧烈抖动了。

“今晚你们都很勇敢,我的孩子。现在你需要休息一下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

tbc.

【德哈/HP】Mistake Or Surprise

* 甜文 望食用愉快 ~(*╹▽╹*)

 

1.

“现在,你们两人一组制作药剂。注意!你们的搭档将在这节课结束时喝下你所做的东西。所以,请你们每一个人都专心,确保万无一失!毕竟——你们也不想把自己的搭档变成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斯拉格霍恩在讲台上挥舞着魔杖,轻松地说。

 

“哈利,我希望你能好好做......”纳威拿着银刀准备对一株莳萝茎下手。

“放心吧纳威!”哈利笑了笑,摊开他的课本。

“赫敏,你最好做点什么甜的好喝的东西...”罗恩低声说着,揉了揉鼻子。

“我倒是想做一点恶心的东西让你尝尝!”赫敏瞪了他一眼。

 

教室里开始乱成一锅粥,每人面前的坩埚都冒着烟,有的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以及温暖的雾气。而有些学生的就不那么乐观了,黑灰色的蒸汽里泡着一种呛人的味道。


哈利面前的那一锅作业看上去还不错,可不幸的是,他没办法喝下自己的,只能等着纳威决定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哈利担忧地看着身旁焦头烂额的纳威,他多想伸手帮他把坩埚里的惨状改变一下呀!

 

教室那边的景象也不太乐观,德拉科和高尔坐在一起,就在哈利的正对面。哈利不时可以瞟见德拉科努力拯救高尔锅里的东西,显然,他的锅里比纳威的更加可怕。

 

“好了,快下课了,你们做的怎么样?”斯拉格霍恩带着一种和善的笑看着下面愁眉苦脸的学生,“那你们交换吧?尝过搭档的魔药之后,成功的到我这里来登记一下,失败的都要注意了,这门课要用心呀。”

“真不知道教授这么教课是不是想害死我...”罗恩绷着脸喝下了又苦又浓稠的汤剂。

“哈利,对不起——”纳威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自己那份不太成功的作业。

哈利尴尬地笑了笑,接过来尝了一下,挤出一个笑容,“噢纳威,你成功了!只是样子不太好看...”

 

“我不会真的要喝这个吧?”德拉科看着眼前盘旋着臭味的药剂艰难地问。

“是的,孩子。”斯拉格霍恩给他一个无法拒绝的表情。

 

德拉科撇了下嘴,接过杯子的时候瞪着高尔,恨恨地吸了一口气举起杯子。苦涩又泛着辣味的药剂滑进嘴里,咽喉被灼烧的感觉一股脑涌上他的味觉。

“噗——”

德拉科没忍住,把刚吞下去的药剂一下子吐了出来,暗黑色滚烫的液体全部喷溅在哈利的身上。

 

“Fuck——”哈利震惊地叫了出来。

班里发出了哄堂大笑,有的在嘲笑着昔日高高在上而现在却吐出药剂的斯莱特林,有的大声笑着浑身是魔药的哈利。

 

“清理一新。”斯拉格霍恩冲着哈利挥了一下魔杖,又在空中做了做手势,示意大家保持安静。 “好了,现在下课!”

听见下课的准许,德拉科第一个跑出了教室,他的脸胀红着,不知是因为被呛得太严重,还是因为众人的嘲笑。

 

2.

这一天的晚些时候,校园里传开了上午那件事情。

德拉科甚至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听到“马尔福因为记恨波特,故意吐了他一身”这种荒唐的说法。

 

谁会想无缘无故吐出来啊!德拉科愤愤地想着,一种被冤枉的不满情绪冲出脑海。

 

“这样下去,难道你还要给哈利波特道个歉吗?”潘西突然出现在德拉科身边,吃着一块蜂蜜太妃糖不满意的说着。

“给救世主送一个坩埚当做赔礼怎么样?”德拉科嬉笑着脱口而出,而他的心里实际早有打算。

“哈哈哈——顺便还可以嘲笑一下波特!”潘西赞赏着德拉科的想法,继续在德拉科身边没完没了的出主意,完全没看出来德拉科开始若有所思的跑神了。

 

3.

第二天,一个来自斯莱特林的精致包裹被递送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哈利波特的手里。

 

“听说是马尔福那个家伙给你的赔礼!哼...这个死白貂,当时不知道道歉,现在又来送什么破东西!”罗恩生气地说着。

哈利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其实,他竟然有点好奇德拉科会送给他什么东西。总不会是一锅汤剂这种用来嘲笑他的赔礼吧?

 

哈利周围站着一群想要看热闹的人,他只能先把包裹放在屋里的床边,等着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打开。

到晚一些的时候,大家四散开来学习或是办自己的杂事。哈利得以抽空走进卧室,捧起来那个精致的盒子。

 

他解开了包裹的系带,又撕开外层的包装纸,心里竟然有那么一点点悸动。

躺在包裹里的,是一件纯白色的衬衣。

散发着好闻的夏天阳光的气味,柔软的布料仿佛是羽毛笔末尾那些细碎的绒毛。

 

随着衬衣放置的,还有一张卡片,上面这么写着:

“当做是抱歉。”

 

瘦瘦的笔锋让哈利想到了德拉科的身形,他可能是特殊定制了衬衣,连夜送到霍格沃兹。然后,他可能带着一种纠结的想法送到了格兰芬多。

哈利开始幻想又幻想。

 

4.

午间,学生们汇聚在礼堂。

 

“诶哈利,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只穿一件衬衣就出来了?”进入大厅时,赫敏忽然察觉到异样。

听见赫敏这么问,哈利赶紧低下头心虚地解释,“啊...早上起来忘了穿校袍就过来了。”

 

哈利说完之后,抬眼看到了和他一样红着脸直视着他的德拉科马尔福。

 

——————

连着下了几天雨,心情糟糟的。就这样,我们下一篇再见啦!


【德哈/HP】Break Up

 * 兜兜转转还是他。

 * 一把小刀  望食用愉快w


0.

白天的德拉科马尔福是一个正常的人,当黑夜降临,暗色就把他吞噬了。

 

他从未想过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的一年里,他极力劝说自己已经对过去不抱有任何感情。他说服自己不再喜欢哈利波特。

然而,变故就发生在前几天——在魔法部办事的德拉科,一眼在众人中瞥见了被堆积成山的繁杂资料即将埋进去的哈利。

 

德拉科没多想就走过去,但脚步又停在了一半路途上,即刻转身离开了这个繁忙的大厅,内心庆幸着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

他怕他会忍不住抱上去。

 

1.

他像是着了迷,脑海总是一片混乱,像是反复看着自己主演的电影。

就那么远远看了一眼,感情像是压抑久了的火山忽然毫无征兆地爆发,喷涌而出、倾泻似洪流无法阻止。

 

天色暗下来之后,他就会忍不住地想起他和哈利曾经的事。

想他们在魔药学课堂上躲在后排叠千纸鹤、想起他们曾经在大雪纷飞的黑湖边硬着头皮堆雪人、想他们在麻瓜世界著名的景点之下不顾旁人目光拥吻、想他们刚在一起时掀起的轩然大波而两人只把这件事看做是一个玩笑每天嘲笑......

 

时隔一年再见到哈利的那天夜晚,是个晴朗的天气,云在天上悠悠地悬着,即使是晚上也能看得清它们的存在。

德拉科喝了点伏特加,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好的睡眠。

他把自己放在床上,先是左侧身躺在床上,耳朵紧贴着枕头,静静地听耳鼓传来的“咚咚”心跳,仿佛他整个世界只剩下一颗强烈跳动的脏器,牵动着周围的心肺胸骨。肋骨一张一合下,他忽然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每跃动一下的心脏,都会拉扯起从内而外的抽痛。那种心疼感,比任何外力施加的击打都要让人刻骨铭心。

 

“想你了”德拉科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出现在房间里,格格不入。

 

他艰难地翻身,用右侧着面,让自己听不到心跳,安慰着自己马上就会天亮。

 

2.

无法逃脱的,德拉科还是梦到了哈利。

梦到他用刚洗过的柔软头发钻进自己的怀里,熟悉的常年使用的洗发香波的味道那么真实,肢体接触的温度那么真实,哈利的声音在德拉科听起来那么真实。

 

已经是白天,德拉科不得不换做是一副正常的面孔,骗自己很坚强。

工作的时候却又那么心猿意马。

 

这种情况发生后的第五天,德拉科终于忍不住,踏进了魔法部的大门。

 

3.

“哈利。”

“你怎么在这?”

 

脱口而出却又想逃避。

 

“没什么,来这里工作,顺便——”

“过来看我?过了一年?”

“我也不知道,怎么隔了这么久我还是这么难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当初是我要分开,现在又后悔得这么深。”

“......”

 

4.

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后来,没有逃脱命运的,折磨了一年,却还是兜兜转转找到了彼此。


end.

——————

希望真正相爱的人,就算分开,也会在努力成长之后,兜兜转转又找到彼此。(来自突然高产的阿扑。

下一篇,再见。

【德哈/HP】阿扑的食粮合集

阿扑终于有一天想起来总结一下自己产的粮。

只放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望食用愉快w


1. 《The End》很早之前的一篇,某种程度的BE,是刚开始喜欢上德哈的第一作。


2. 《Hold an umbrella for you》像秋雨一样淡淡的风格,有段时间我的文风变得很蒙太奇。甜文。


3. 《Why do you love him?》是一篇希望得到父亲祝福的糖。也是淡淡的风格。


4. 《Wanna go to bed with daddy》有儿子之后的故事,是奶糖一样的甜。


5. 《My Neighbor》故事来源于三毛《我要心形的》看完之后觉得这就是爱情应该有的。甜文。


6. 《Pathosis》一直喜欢病态的糖。还蛮有趣。


7. 《Interesting experiments》懒阿扑的第一篇连载...超甜。


8. 《The mirrow of Erised》借梗而来的一篇糖,个人真的超喜欢这个梗qwq


9. 《Past Times》虐后甜的中年文。两个人忽而年过半百之后。


10. 《Break Up》分手之后,兜兜转转还是彼此最合适。一把刀子。


以上,祝大家食用愉快w

会不定时更新的er!